一入盲盒深似海从此钱包是路人?让人上瘾的盲盒究竟卖的什么

原标题:“一入盲盒深似海,从此钱包是路人”,让人上瘾的盲盒究竟卖的是什么?

◎文《法人》全媒体实习记者 戴凯琳

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,盲盒经济已然成为一个风口。

被称为“盲盒第一股”的泡泡玛特登陆港股后,首日(12月11日)开盘股价飙升,市值破千亿,成为国内潮玩文化领军第一股,一时间风光无限。成立十周年的泡泡玛特在两年内净利润增长了300倍,赚钱能力堪比“印钞机”。

但是,一鸣惊人的背后却暗藏隐忧——一些买家目前也正在走向动漫收藏界里流传甚广的这句话“少年一面墙,北京一套房”,更有买家的无奈“一入盲盒深似海,从此钱包是路人”。那么,让年轻人“买不停”的盲盒究竟卖的是什么?

盲盒经济堪比“印钞机

盲盒不知从何时开始流行起来,并悄无声息地“攻占”了国内潮玩市场。繁华街区的实体店和商场里的盲盒自动售货机现身于各个角落,吸引着同好者光顾。

泡泡玛特的无人自动贩卖机

盲盒的概念最初诞生于日本,顾名思义,是指一个封闭且不透明的盒子里装着不同样式的玩偶手办,消费者购买前并不知道里面到底装着哪一款玩偶。盲盒一般在无人售卖机出售,随着近两年规模逐渐扩大,全国各地多处繁华商业地段均开设实体店。泡泡玛特就是这样一家以出售盲盒为主要业务的连锁企业。

12月11日,泡泡玛特在港股挂牌上市,上市首日开盘后股价大涨,迅速拉升到每股77美元,较每股38.5港元的认购价上涨100%,公司市值破1000亿港元。其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宁与公司副总裁杨涛是夫妻关系,两人共同持股占公司的49.8%,上市后这对夫妇身家突破547亿港元。

但仅过了一个交易日后,截至12月14日港股开盘,泡泡玛特跌幅扩大至超10%,股价跌幅收至5.43%,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身价缩水近百亿。

据此前该公司向港交所递交的IPO招股书显示,2017年至2019年期间,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呈现爆发式攀升,净利润分别为156万元,9952万元,4.51亿元;毛利率从47.6%增至64.8%,堪比“印钞机”。泡泡玛特营收在两年内超10倍,3年净利润翻300倍,目前还计划二次上市,已然成为中国内地最大潮流玩具品牌。

核心竞争力不是盲盒?

在不少人眼中,泡泡玛特似乎是近两年来闯入大众视野的,其实该公司成立已有十年之久。2010年,王宁成立泡泡玛特之初,最早定位是销售家具、文具等生活创意杂货铺。他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曾说,“刚成立泡泡玛特时很艰辛,连初级店员都很难招到,需要亲自去进货和搬运,处于连年亏损状态”。

如今,泡泡玛特在中国开设了100多家零售门店,在62个城市安置了一千多家机器人商店,推出了以金发嘟嘴玩偶Molly代表的众多爆款盲盒产品。Molly在2019年已经带给泡泡玛特4.56亿的收入,今年双十一更是在天猫创造了1.42亿的销售业绩。

但是,王宁却对此表示,盲盒本身并不是泡泡玛特的核心竞争力,公司业务板块也不只是大家看见的潮玩零售。十年来,流行的潮玩种类一直在变,“这么多年不变的就是我自己最感兴趣的(方向),一个关于设计,一个关于商业”。

▲泡泡玛特的商业模式

相关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6月30日,泡泡玛特总共运营了93个IP,包括12个自有IP,25个独家IP,56个非独家IP。

IP原意为知识产权,商业IP是一种产品之间的连接融合,具有高辨识度、自带流量、强变现穿透能力、长变现周期的符号,广泛应用于文学,影视,动漫,游戏等领域,也可以简单理解为成名文创的总称。将一个IP转化成爆款商品是一件复杂的事情。首先需要找到设计者,然后获得授权批量生产作品,还要找到合适的生产供应链完成整个运营管理,营销,构建等。

参与泡泡玛特投资的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曾强调,泡泡玛特的成功核心绝对不是因为盲盒,而是将设计,供应链,再到最后的零售终端,整合成平台化能力。

▲盲盒产业链

盲盒为何让年轻人上瘾?

数据显示,盲盒主要受众群体年龄为15至35岁之间,定位在一二线城市,其中75%为女性。最具有消费能力的客群,是以95后至00后的年轻女性为主。这代人的成长几乎同时和计算机科学形成时期相吻合,伴随着互联网蓬勃发展一同成长。

▲泡泡玛特消费者年龄占比

根据相关盲盒销售数据显示,2019年天猫双十一成交额是8212万,单日成交额较2018年同期增长368%。其中,购买者多为95后;2020年天猫双十一成交额是1.42亿,与2019年相比增长了约73%,与2018年相比增长了400%。

泡泡玛特在闲鱼二手平台的溢价

由于盲盒产品重复性概率极高,许多消费者购买后很快便转到二手市场交易。据统计,2018年共有30万盲盒玩家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出售盲盒,每月发布闲置的盲盒数量比2017年增长320%,其中最受欢迎的系列价格猛涨了近39倍。

为何重复性极高的产品受到追捧?其中受众群体的心理因素很难说清。相关业内人士分析,盲盒的火爆离不开其独特的营销模式——依靠不确定性与惊喜感,精准捕捉消费心理。

浙江工商大学教授、浙江现代商贸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赵浩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现在的年轻人精神、工作压力大,需要有一种心情的释放,而盲盒又新奇,又酷,又有惊喜感,同时还带有赌博的刺激感的玩法,恰好击中了年轻人的消费需求。

如果从心理学角度、以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来阐释,盲盒的消费群体大部分衣食富足,当一个人的基础需求被满足后,就会进一步追求富有满足感、优越感,盲盒经济或许正是抓住消费者这一心理特点。为了避免消费群体对产品产生倦怠感,盲盒商家往往需要通过炒作限量款,加快更新速度,维持客户对产品的猎奇。消费者容易被刻意夸大的“中奖率”吸引,不间断地投资消费。就像《阿甘正传》里所说:“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得到什么。”也正是那种充满未知的惊喜的世界,吸引了年轻人收集一个又一个的盲盒,而这种快乐,每次只需要50块钱。

包凡在谈到泡泡玛特的定位时也称,其所处赛道很模糊。小到盲盒、大到潮玩,都属于年轻人的精神消费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个赛道的外延内涵都在变化,包裹进来的内容也越来越多。对于泡泡玛特而言,其自身势能和组织能力在不断增强,所涉猎的范围和能做的事情也会越来越多。

盲盒背后的虚假繁荣

据统计,超过50万买家曾与阿里巴巴1688网站建立合作,下单定制盲盒,其中超4成新买家是20多岁的年轻人。1688数据显示,2020年12月上半月盲盒及衍生产品平台成交额是11月同期的2.7倍,买家数量增长300%。

在媒体相关报道中,可见盲盒经济近年来的繁荣景象:

出生于1997年的视频博主李虹静,在某视频平台拥有10万粉丝,每个月销售盲盒收入一至两万元不等。她称,盲盒能够给粉丝带来惊喜,即使销售差价比外面少一倍,但每个盲盒的净利润也有二十多元。

义乌盲盒厂家工作人员欧阳青称,工厂自今年10月27日起开始做盲盒生意,一共有两个仓库,南仓在广州,北仓在河北白沟。盲盒以箱为单位出售,虽然每天都在生产,但因买家数量增加导致需求量大增,依旧供不应求。有不少客户一次性收购十万至二十万个盲盒,其中包括来自阿里巴巴的大额订单。

▲盲盒代工厂

东莞一家塑胶制品厂的业务部部长称,盲盒客单价一般在12-17元之间,由于客户粘性和稳定性较强,所以盲盒业务比较多。

不过,随着盲盒经济的“一飞冲天”,质疑声伴随而来:为何国内“潮玩盲盒”产业能够一下子繁荣起来?潮玩行业的可持续性乐观吗?除了盲盒的玩法外,是否还有其他创新可期?有专家表示,盲盒经济是被明显高估的,很多题材已现亏钱效应。盲盒大批量的生产背后,其隐藏的问题也开始浮现。

首先是盲盒经济发展比较无序,盲盒加工市场鱼龙混杂,假冒伪劣商品开始攒动:今年2月,泡泡玛特新品AYLA动物时装系列盲盒陷入抄袭风波,被质疑抄袭知名娃社“DollChateau”娃娃城堡产品,随后,泡泡玛特发布致歉声明,并下架相关产品,对已出售的产品进行退款和召回;去年7月,泡泡玛特陷入产品质量风波,其产品被曝甲醛超标;根据黑猫平台数据,截至2020年12月4日,消费者关于泡泡玛特产品存在瑕疵、缺少配件等投诉为2491条;除了泡泡玛特,19八3、晨光文具旗下的九木杂物社等盲盒产品,此前均因产品质量问题,被消费者投诉;近日,还有网友爆料称,泡泡玛特济南万象城门店出现盲盒产品被拆封,进行二次销售一事。

对于盲盒这种新经济产业来说,由于扩容发展、产品更新速度快,盲盒生产公司把大量产能转移到中小代工厂,消耗了大量的代工产能,不同的代工厂由于原材料使用与设备不同,容易导致产品质量参差不齐,无法保证产品的统一性。这也是不少消费者反映拆盲盒“踩到雷”,用户体验感和质量都极差,像小作坊里生产的原因所在。

其次是市场秩序混乱,出现了炒盲盒的“黄牛”。据悉,在线下门店,“黄牛”会通过摇盒、感受盒子重量等方式判断盲盒,从而买走热门款娃娃或隐藏款娃娃,再拿到二手市场进行倒卖,售价一般都高于零售价;线上则是通常掌握限量款盲盒的发售时间,并囤积大量盲盒,最后再以高价卖出。不少玩家感叹,盲盒最初给玩家带去的“惊喜感”也逐渐变味了。

今年9月,上海警方赴广州抓获3名涉嫌倒卖盲盒的卖家,该团伙已卖出9000余件盲盒,案值15万元。

炒盲盒经济模式本质是赌博

赵浩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,炒盲盒实际上是一种赌博心理,“不少黄牛和盲盒运营商是强强联合。当炒作之风散去,剩下的可能是一地鸡毛”。尤其是盲盒的受众很多都是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,对市场风险的识别能力相对更低,最终沦为被收割、套路的对象。

对比泡泡玛特的经营模式,引入1636年荷兰郁金香投机案例说明。

1630年前后,荷兰培养出只有皇室贵族才可使用的郁金香品种,于是郁金香价格在行会的操控无限飙升,价格稳态均衡路径被打破,人们开始沉浸在郁金香的狂热中;1637年,郁金香市场突然崩溃,市民开始低价抛售,最后这场炒作在政府中止合同后破灭了。

与之相比,盲盒经济似乎存在很多相似之处:盲盒的出现属于国内手办市场的新模式,引发大量兴趣和关注,从而吸引资本涌入;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购买盲盒,消费狂热心态与日俱增,尤其是限量版和隐藏版的盲盒供不应求,导致价格上涨;从买家快速变为卖家,开始抛售盲盒,价格落差显著;其中投机因素造成价格虚高,与其实际的经济价值相背离。

有数据显示,在闲鱼二手交易平台,2020年11月份盲盒交易额超过1.2亿元,目前闲鱼上有超44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,这也间接证明了首都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研究所所长肖晶的观点:买卖之间如此高重复性的行为,对消费者心理健康影响大,非常值得引起重点关注。冲动性消费的背后,可能暗藏自控能力减弱等衍生问题。

从商品性价比到心理满足感,从物品价值到购物体验,每个环节都在影响着消费心理,也反映了一种消费观念。而倡导积极健康的消费文化,也是商品化社会所应该重视的问题。

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